1935年蒙古国总理当众扇了斯大林一耳光他的结局是怎样的呢?

时间: 2024-03-18 14:28:51   来源: 作品

  一个会当众对斯大林动手的冲动之人,又是如何成为一个国家的总理的?他打在斯大林脸上的这一巴掌,是临是大脑的失控?还是心中压抑的怒火到了不得不爆发的地步?

  博勒吉德·根登,出生于外蒙古国塞音诺颜部,也就是现在外蒙古国的塔拉戈特苏木市,比较奇特的是,由于历史资料保存不当,关于他的出生日期,有两种不同的记载,分别是1892年和1895年这两种说法。

  但是能确定的是,不论他出生在记载中的哪一年,他的成长环境,正是蒙古在沙俄和苏联支持的背景下,进行独立的历史时期。

  在这种大环境下长大的根登,极具侵略性,认为蒙古的独立是天命所在,是不可阻拦的。在1922年,正值热血青年时期的他,加入了蒙古革命青年联盟,两年后,他作为地方代表,去参加了第一届蒙古大呼拉尔,凭借这激进左倾的政治观点,得到了苏联方面的认可。

  有着苏联在他的背后支持,他的政治活动越发顺利。1928年,他甚至得到了斯大林的关注,并派出人手对他进行考察,认为他是一个值得投资的潜力股。

  但作为高举“左倾”旗号的根登非但不在被清洗的名单之中,反而借着这次清洗行动,一跃成为了外蒙古的掌握实际权力的高层。

  之后,他完全听从苏联方面的建议和安排,且对外表现得如斯大林的心腹傀儡一般,所有斯大林或者苏联方面的指示,他都全盘接受。

  在外蒙古推行苏联形式的计划经济模式,关闭国内的私有企业,而且在当时取得了不错的成果,赢得了底层百姓的支持。

  为此,在斯大林的全力支持下,他在1932年,丝毫没有悬念地成为了外蒙古国的总理。

  但让蒙古发展民生,甚至加入苏联的经济体系,并不是苏联方面真的在为蒙古人民谋福祉,而是苏联掌控和获取蒙古地区资源所服务的。

  苏联的目的,就是先通过让蒙古得到一定的好处,然后在经济,军事,文化上都对苏联产生依赖,甚至为此还以俄语为根本,创造了所谓的“新蒙古语”,让外蒙古更加倾向苏联,方便掌控的同时,割裂外蒙古和内蒙古的文化。

  后面,作为斯大林的傀儡,根登推出了一系列的亲苏政策,不但是让蒙古政府官方完全复制苏联的国家管理制度,还逐步推动国家高层官员的妻子全部来自苏联,仿佛蒙古国政府高层的后代,都将会流淌着苏联人的血液。

  也就是在这样一个时间段,在苏联的支持下,根登继续着蒙古国内的清洗运动,和苏联签订各种协议,将蒙古的利益全部拱手相让,以换得苏联对自己的支持。

  只是随着苏联的掌控力度越来越强,蒙古国政府高层在一次次的“清洗”之下,让根登也越发的明白了一个道理。

  那就是自己,不过是苏联,不过是斯大林放在蒙古这一个国家的一颗棋子,自己不过是苏联的买办而已,不过是用自己来压迫和剥削其他的蒙古人的工具而已。

  而且,看着那些被因为没有正真获得苏联方面满意的“同僚”被处理掉,根登的心中,也难免会升起一股“兔死狗烹”的悲凉。

  不论是心中不安也好,想要反制苏联也好,防备斯大林也好。也就是在最近一段时间之后,他心中对苏联,对斯大林的态度,出现了转变,让他有了别样的心思。

  只是仅仅如此,会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当面掌掴斯大林吗?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他这种靠着斯大林上位的人,做出如此不智的行为呢?

  这位蒙古总理哪里来的勇气敢在莫斯科动手打斯大林?这个蒙古总理又为什么要这么做?让自己和自己身后的蒙古陷入危险之中。

  斯大林在苏联的地位,应该没有人不知道,那么在1935年,外蒙古的总理根登是哪里来的勇气,敢在莫斯科给斯大林一巴掌,这可是德国那个小胡子都没有完成的壮举啊。

  其实说起来,在十九世纪三十年代,外蒙古在沙俄和苏联的支持下,从中国独立出去后,一直都被俄国势力掌控。

  国家名义上的领导人,都和苏联方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国家的权力中心,其实一直掌控在苏联人手上。

  但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每个地区的人民都有自己的文化和信仰。而蒙古,自从元朝佛教传入蒙古之后,就成为了蒙古地区人民的主流信仰,并一直传承。

  但在苏联人的眼中,蒙古人的佛教传统不利于他们掌控蒙古,不利于他们从蒙古获取资源和利益。原来的蒙古地区的传统中,都是政教合一,宗教力量在国家政府机构中,都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的。

  于是,蒙古的佛教宗教信仰成为了斯大林的眼中钉,肉中刺。在苏联的推动下,外蒙古国成立后,就直接禁止了蒙古参与政治活动。

  对于从前找来沙俄入侵外蒙古,领导外蒙古独立的带路党博克多格根,外蒙古的最后一个“活佛”,也在1924年,莫名其妙的的中毒身为,且他死亡之后,外蒙古便直接宣布废除了所谓的活佛转世制度。

  之后在外蒙古境内,绝大多数的被要求还俗,且规定未满十八岁不得出家为。原本有诸多佛教寺院传承的外蒙古,也在经过这段时间以后,寺院大量地消失。

  在1934年,斯大林为了尽最大可能避免被打压到了极致的蒙古佛教势力反扑,便给根登下达了新的任务指示,那便是将蒙古国内,依旧冥顽不灵,不愿还俗的数万全部“处理”好,而处理的方式,也已经帮他想好了,那就是一个字:杀!

  面对这样的命令,一旦根登真的敢这么做,那么等待他的结果,必将是万民唾弃,众叛亲离。而且作为本身也是佛教信徒的根登,真要下令屠杀数万的,他也怕自己遭天谴的。

  所以根登是做了两手准备,一面用各种各样的借口拖延,希望斯大林能多给一些时间,而不是这么的着急。

  另外便是在国内继续用怀柔的手段,劝说这些蒙古喇叭尽快还俗,避免给他们,也避免给我们自己所带来麻烦。

  只是根登显然没想到,斯大林可没多少耐心。为了这件事,多次发电报给根登,语气一次比一次强烈,并再次在蒙古政坛发动清洗,让根登明白,苏联方面随便什么时间都能在蒙古更换代理人,换一个“傀儡”上台来处理这事情。

  1935年年底,根登被叫到了莫斯科,明面上是来参与会议的。但私底下,也何尝不是给根登警告和威胁。让他这次回去蒙古,就老老实实地办事。

  根登给斯大林当了这么多年的小弟,斯大林的态度,他当然可以感觉到。只是这时的他,心里也憋着火,也有怨恨。

  先是在正式会议上装傻充愣,做出一副不把斯大林放在眼里的样子,也成功惹火了斯大林。

  会议结束后的酒会上,他更是谁也不理,就自己一个人在边上闷头喝酒。也就是在这样一个时间段,斯大林找到了他,质问他:“我让你解决蒙古的事情,你处理好了吗?”

  或许是酒壮怂人胆,或许是心中的怨气积压到了极限。根登忽然就爆发了,直接一巴掌打在了斯大林的脸上。而后大骂斯大林:“你这个该死的格鲁吉亚杂碎,你都成了俄国的沙皇了。”

  这还没完,他把斯大林标志性的烟斗给拽了出来,用力摔到地上用脚踩碎。反过来威胁斯大林,说道:“叫你知道,我们(外蒙古)已经准备和日本结盟了。”

  要知道,当时的日本,和苏联的关系十分紧张,绝对算得上是死敌。根登这是摆明了要和苏联决裂。

  只是他的这次疯狂行为,会给他带去怎样的结局,又会对外蒙古带去怎样的影响呢?

  当面给斯大林一巴掌会是什么结局?蒙古总理这惊人的举动,给他带去了怎样的后果?

  又为何甚至可以说,他当年的那一巴掌,把蒙古国的经济发展都给葬送掉了?现在的蒙古国,又是怎么样的一个现状呢?

  斯大林作为苏联的第一把手,在公共场合,被人当众打了一巴掌,对方还当面叫嚣要和苏联的敌人日本结盟,不可一世的苏联和斯大林都不会咽下这口气,更别说这人还只是自己扶持起来的傀儡而已。

  还好被打的斯大林当时没有和对面的根登一样失去理智,即便是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但他维持住了自己苏联领导人的身份,没有在国家级的宴会上当场和对面的蒙古汉子对打起来。

  事后根登自己也很后悔,担心自己会就此死在莫斯科。但还好斯大林顾及苏联的国际形象,没有把他这个受到苏联邀请来莫斯科的外国客人给强行留下,而是让他安全的返回了蒙古。

  他刚刚返回蒙古不久,在斯大林的扶持下,蒙古国内就举行了又一次的全员会议,而且是在斯大林早就准备好了的“替补傀儡”乔巴山的主持下召开。

  在乔巴山的主持下,会议认定根登的能力不足以带领蒙古国前进,不适合继续担任蒙古高层。而根登原本在蒙古政坛上最有力的支持者,便是被他打了一巴掌的斯大林。所以蒙古国内的政治变动,他绝对没一丝力量去阻止。

  很快,根登就被告知“生病”,需要到莫斯科的疗养院去接受专业的治疗。不论他是真的接受还是想要反抗,这一次莫斯科,只怕他是非去不可了。

  这一次,他可就不是以蒙古国总理的身份,受苏联国家邀请前往莫斯科了。这一次,他是以个人身份,以“治疗”疾病的身份来到苏联。

  在疗养院“康复疗养”了一年之后,他的身份就发生了变化,他被认定为“日本间谍”。且被关进了监狱。

  而根登也算是看明白了自己已经毫无生还的希望,直接承认了这个间谍的罪名,并提出了期望能立即被判处死刑的请求。而他的请求,很快就得到了满足。

  虽然根登的继任者阿玛尔也想要拖延处理这些蒙古,但他和根登一样没有正真获得斯大林的认可,在1939年被赶下台,1941年同样被处死。

  最终,还是一心出卖蒙古国家核心利益乔巴山得到了上位的机会,将蒙古国内十多万全部残忍的屠杀。

  不但如此,他还一心将蒙古苏联化,将原本的蒙古文化和历史进行消除,大肆兴建斯拉夫文化的建筑,推广苏联文化。

  为了达成消除自己传承的蒙古文化,他甚至废除了原本的蒙古文字,以俄语为基础,去创建所谓的“新蒙古语”,刻意抹去蒙古的历史印记。

  至于乔巴山的倒行逆施和血腥屠戮,则是导致蒙古国人心浮动,经济落后。成为意识形态,国家安全都全面依附于苏联的附属国家。

  虽然在斯大林死后,根登的“日本间谍”罪名被,但是对于一个已经被冤杀多年的人而言,似乎也并没多少作用。反而被再次利用,成为有心人手中,用来博弈的政治筹码。

  到苏联解体后,蒙古国仿佛看到了摆脱过去的希望。尤其是近些年来,蒙古频频向美国为首的西方利益团体靠拢,向日本靠拢,从来都以中国和俄罗斯为假想敌。

  蒙古国内以“”“排华”为政治正确,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抗俄罗斯,但曾经不被人提及的根登近年来却成为了蒙古国反抗苏联的正面人物被纪念。

  只是现在的蒙古,国家贫苦,荒漠化严重,贫富差距极端,国家成为了寡头政治。

上一篇:凌波门前迎候武汉的榜首缕日光
下一篇:跟着学前史丨云冈石窟
微信/电话同号 135-8216-1622 返回顶部
导航 电话咨询